歡迎來到北京中環合創環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010-62468145
知識課堂 首頁 > 新聞動態 > 知識課堂

碳排放權交易體系(ETS)最全科普

來源:Helena Zhu發布時間:2021-08-26

碳排放權交易體系(ETS),又稱碳市場,是鼓勵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一項有效政策。一般來說,政府或其他指定的權威機構決定碳市場參與者在規定時間段內的溫室氣體排放限額,并分配給各家公司。超過了排放配額的碳市場參與者可以向有多余配額的參與者購買排放權。相應地,排放量低于配額的公司可以在碳市場出售配額。這種限額與交易(cap-and-trade)機制提供了一種有效的財政激勵,促使企業盡可能將碳排放量降至限額以下。

限額與交易機制作為一種降低污染的模式,起源于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的美國。當時,該模式成功地應用于淘汰汽油中的鉛、二氧化硫(SO2)和一氧化二氫(N2O),以應對酸雨問題。如今,這種限額與交易機制被廣泛應用于許多重點行業的溫室氣體減排中。雖然碳排放權交易機制通常被稱為碳市場,但二氧化碳遠不是唯一納入計算的溫室氣體。排放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有許多種,其中大部分氣體的全球變暖潛能值(GWP)比二氧化碳高得多。例如,甲烷(CH4)是另一種排放較為普遍的溫室氣體,其全球變暖潛能值是二氧化碳的28倍。換句話說,排放一個單位甲烷的后果相當于排放了28個單位二氧化碳。因此,碳市場通常以二氧化碳當量(CO2e)為單位進行交易,將其他氣體的溫室效應換算成二氧化碳,以將多種溫室氣體納入計算。


碳稅 vs. 碳市場

 

在關于氣候政策的討論中,人們常常將碳稅和碳市場相提并論。這兩種方法都為碳排放定價,旨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刺激低碳技術的投資和發展。如果碳市場采用拍賣的方式向企業分配碳排放權,則這種碳市場與碳稅一樣能為政府產生額外的收入,可投入于更多的綠色發展項目。

雖然碳稅和碳市場聽起來十分相似,但兩者有著關鍵的區別。碳稅是一項政府主導的策略,權威部門為溫室氣體排放指定一個固定的價格,根據每單位排放量向企業進行收費。這種方式下,市場會根據這一額外成本調整碳排放量。因此,碳稅政策下的最終排放量是由市場決定的,較難預測。另一方面,碳市場則允許政府部門確定每年期望的最終排放量,并根據這個期望相應地分配排放限額,讓市場決定溫室氣體排放權的價格。因此,在碳市場下,溫室氣體排放的價格是波動的,但排放總量相對來說更加可控。

下表展示了碳稅與碳市場各自主要的優劣勢:

6376504679982766578631090.png

這兩種政策可以結合使用,以更有效地激勵不同的行業??偟膩碚f,碳稅更適合管理規模較小的行業的排放,而碳市場則更適合管理規模較大、污染嚴重的行業。

 

中國碳市場的發展

 

中國早在2011年就開始了碳市場的規劃,并于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湖北、廣東、深圳這七個轄區建立了試點碳市場。截至202011月,這些試點碳市場已覆蓋20多個行業約3000家重點排放企業,二氧化碳交易總量達4.3億噸,累計成交總額約100億元人民幣。在試點范圍內,企業總排放量和排放強度均有所下降。這表明了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在中國是一個有效可行的氣候策略。

 

全國碳市場啟動

 

我國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于2021716日開始正式交易。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權交易系統,該碳市場目前覆蓋超過40億噸年排放量,在第一階段涵蓋2225家燃煤和燃氣發電企業,并打算未來幾年納入鋼鐵和化工等其他高耗能、高污染行業。企業的排放限額由其省級生態和環境部門決定并分配。

在初始階段,企業的排放上限仍設定在接近企業實際排放量的水平,因此現階段的碳市場并未給企業帶來巨大的排放成本。這種溫和的開端是大多數碳市場體系最初階段的慣例,目的是為了給企業及市場一些適應新制度的空間。隨著中國在節能減排的道路上不斷推進,預計總排放上限將不斷縮緊,推動碳價上漲,促使企業主動加大減排力度。

 

重點關注排放強度

 

我國的碳排放權交易體系與其他國家的不同之處在于,中國碳市場注重的是降低排放強度,而不是減少絕對排放量。也就是說,目前的目標是減少生產等量的能源所排放的溫室氣體。因此,一些在碳市場評估下取得減排進展的企業,即使降低了每單位能源的排放量,仍有可能因總體能源產量的增加而出現絕對排放量的上升。

中國之所以選擇排放強度而不是絕對排放量作為國家碳交易的基準,原因在于對能源安全的考慮和持續發展的需要。目前,能源安全仍然是我國面臨的主要挑戰。與此同時,國內工業和民生方面的能源需求持續增長。因此,為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并支持經濟發展,中國需要繼續提高國內能源產量,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也不應鼓勵減少能源供應。以排放強度為基準的考核辦法可以避免企業通過減少能源產出爭取排放配額剩余,同時也能促進企業提高能源生產效率,增加低碳、高質量能源的供應。


全球其他碳排放權交易體系

 

   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5月,全球20%以上的溫室氣體排放已納入碳定價體系內,目前共有64個運行中的碳定價機制。下圖展示了已經實施或正在考慮實施碳市場或碳稅的國家和地區:

1629944278173006.png

歐洲

 

歐盟碳交易系統(EU ETS)自2005開始運作,是全球最早的碳市場。歐盟碳交易系統最近才被中國的全國碳市場超越,為世界第二大碳排放權交易體系。該市場覆蓋了一萬多個實體,占歐盟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40%。它涵蓋31個國家,包括所有28個歐盟成員國,以及冰島、列支敦士登和挪威。碳市場參與者包括電力、制造業和歐洲經濟區內的航空業。歐盟碳市場已歷經幾項改革,而最新的一項提議作為“歐洲綠色新政”的一部分于20217月提出,考慮將歐盟碳交易系統的范圍擴大到海運、公路運輸和建筑行業。歐盟的歐洲綠色新政設定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即于2030年在1990年排放水平上削減至少55%,并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

 

北美洲

 

美國目前還沒有建立國家碳排放交易體系的計劃。然而,美國一些州與加拿大的幾個省份合作建立了區域性碳市場。其中一個區域碳市場是區域溫室氣體減排行動(RGGI),由美國東北部和大西洋中部的九個州聯合啟動,僅針對電力部門的二氧化碳排放。另一個區域碳市場是2012年啟動的西部氣候倡議(WCI),由美國七個州和加拿大四個省組成。WCI的目標是在成員州、省促進碳排放交易體系的發展,以在2020年將區域碳排放從2005年的排放水平上降低15%。到目前為止,只有美國加利福利亞州和加拿大魁北克省根據WCI建立了碳市場。在缺乏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的情況下,北美的這些區域碳市場代表了政治、資源利用、經濟和環境問題方面的地區差異。

6376504672514632078816812.jpg

亞太地區

 

亞洲方面,目前有正在運行的碳市場的國家包括中國、韓國、日本和哈薩克斯坦。韓國碳排放交易體系于2015年啟動,是東亞第一個實施全國強制性碳市場的國家。該碳市場不僅涵蓋了電力和工業領域,還包括廢物處理和國內航空行業,其覆蓋范圍達到全國排放量的70%以上。從2015年到2017年,韓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報告了3.5%的碳排放強度降幅。該國的目標是到2030年,碳排放量比現有發展模式(business-as-usual)水平下降37%。

另一方面,日本并沒有一個全國性的碳排放交易體系,但其首都東京都實行了強制性的碳排放限額與交易項目,要求大型建筑、工廠、供熱系統和其他大型化石燃料消費者將碳排放量減少到特定基準以下。東京都在2019年宣布了“零排放東京戰略”,承諾到2020年在2000年排放基礎上減少30%的溫室氣體排放,并到2050年實現二氧化碳凈零排放。

哈薩克斯坦碳排放交易系統于2013年啟動,但初期由于遇到法律沖突和溫室氣體監管方面的空白,未能實現減排目的。該碳市場在2016年至2017年暫停,以改革分配規則和解決運營問題,之后于2018年重啟。截至2020年底,哈薩克斯坦碳市場的范圍涵蓋了電力、中央供熱系統、石油天然氣開采、冶金、化工、材料加工領域如水泥生產等225類設施。 

新西蘭碳市場是目前在大洋洲唯一運營的碳排放交易體系。該項目于2008年啟動,是唯一納入林業的碳排放權交易體系。新西蘭承諾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30%。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新西蘭碳市場預計在2020年的減排量為290萬噸。該國人口更多的鄰居澳大利亞此前也一直在計劃設立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但項目在2013年因政府換 屆擱淺。

 

碳交易執行中的挑戰 

數據質量

 

碳排放權交易體系發展的關鍵挑戰之一是數據質量。就我國而言,現階段國內企業發展和管理成熟度差異較大,因此企業正確收集、整理和存儲數據的能力也參差不齊,收集的數據往往缺乏一致性、完整性和有效性。此外,在試點市場階段,一些公司和第三方組織被發現偽造排放數據。對于碳交易機制的長期健全發展和信譽來說,加強公司治理和數據管理能力至關重要。

為了解決數據問題,碳交易機制發展的一個關鍵部分是建立一個健全的測量、報告和驗證系統(MRV)。MRV系統要求企業提交排放數據以供政府檢察員或官方指定的第三方專家審核,無論該數據是由設備直接測量得出還是根據排放系數計算得出。一個法定MRV框架應該結合健全可靠的執行措施,例如對不合規的實體進行財政制裁、收緊下一報告時期的排放上限、甚至刑事處罰。

 

碳泄漏

 

碳排放權交易體系面臨的另一個常見問題是碳泄漏。碳泄漏是指碳排放從嚴格限制排放的地區轉移到氣候相關法規較為寬松的地區。例如,作為WCI成員的加利福尼亞州由于與臨近的州交換電力合同,造成了嚴重的碳泄漏。這種泄漏也可能發生在排放政策不對稱的部門和企業之間。例如,一個地區碳市場的實施可能會促使該地區未被碳市場納入的實體的碳排放增加。

為了防止碳泄漏,歐洲議會正在考慮碳邊界調整機制(CBAM)。該機制從電力和能源密集型工業部門開始,對從溫室氣體排放規定不如歐盟嚴格的國家進口某些產品征收碳稅。另外,中國碳市場按照碳排放強度衡量配額的方法也可能降低碳泄漏的可能性??傮w而言,要在更深層次上解決碳泄漏問題,加強排放監管,擴大區域和國際碳市場是從源頭避免這一問題出現的關鍵。